·首页
·诚聘英才
·联系我们
·设为首页
·加入收藏
www.hrgjwh.com www.hnyzk.com
您当前所在位置:华人国际 >> 详细信息

详细信息Information

  • 文旅三方观察丨特色书店的N种活法
  • 上传时间:11/13/2023 11:21:22 AM 浏览次数:478
  • 2023110715:10 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    开书店不易,开特色书店更不易。在大多数人眼里,书店是一个城市精神的象征,这就意味着,书店不同于其他的商业体,无法以市场概念经营,营销也就不能用商业市场的逻辑来运作。新的问题就跃然纸上:既然如此,那些小众的特色书店如何能活得精彩?

      近日,中国经济网记者走进几家特色书店采访调研,或许能窥豹一斑,找到一些答案。

      把书店嵌入到在地生活中

      怎么形容“可能有书”这家书店呢?最初知道这个书店,是因为听说“包子好吃,往往一抢而空。”

      书店位于北京东四胡同的一个四合院里,这个空间往前推30年,曾经是专门卖面卖包子的国营餐厅,之后变成北京著名的打边炉港式火锅。因为房屋都是木质结构,消防安全隐患始终存在,后来就腾退出来了。

      腾退后做什么呢?东城区和街道办一直在讨论,一是旧房如何改造再利用,二是整个院落还有6户居民,如何与之共生。最后大家觉得做书店最好,有文化调性、安静,不会影响他们生活。

      曾在法国留学的书店主理人牛瑞雪就这样进入了这个项目。店面改造装修用了两年时间,花费上百万,“空间的改造难度挺大的。房子结构比较复杂,墙上是近4层的瓷砖,因为每换一家餐厅,就在前一家餐厅的瓷砖上再铺一层,没有任何一家把前面的瓷砖铲掉,所以我们改造的时候,把这些心意都留下来了。”

    “可能有书”书店 中国经济网记者/

    “这两年我们一直在做一件事,就是如何把文化嵌入到在地生活中。”她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为了契合胡同居民的需求和特质,把社区书店的概念做足,让更多人知道在地的故事,空间尽量保留原先的格局、原来的功能和品牌,原来是一个包子铺,就留了一个空间继续卖包子,只不过此包子铺非彼包子铺。

      “店员是社区刚退休的叔叔阿姨,为此还特意请了一个网红餐厅给他们做培训。目前有四个阿姨两班倒,早上和中午各一拨,下午2点之后就不要找阿姨了,阿姨要不参加兴趣小组,要不接孩子放学,要不回家做饭。”牛瑞雪说。

      书店的内饰也不同于传统书店,没有书架,所有的书都散落在空间角落里,随处可得。书店还有放映室,有根据以前餐厅装蔬菜的冷藏柜改造的一人空间,有和年轻艺术家合作的创意衍生品,还有一个展厅。“因为这里离居民家太近了,所以我们把它作为展厅来使用,相对安静。天台因为能看到周围居民的家里,就改成了年轻人的自习室。根据整个空间结构,我们做了一个全包围状态,希望所有人进来后,像水一样可以流动。”

      一个小小的书店,就是这样生于斯,长于斯,与在地生活共生。

      位于房山的“一屋拾光”书店也是一家很有特色的书店。书店位于社区和大学城之间,服务的客群以方圆3-5公里的家庭为主。“我觉得开书店更多的是服务人,把顾客的需求提供到位了,销售业绩和营业额自然而然就会提高。”店长付笑告诉记者,“因为偏社区,很多家长会员都是通过口碑而来,我们没有强行推销,更多的是靠服务找客户。”

     

      疫情期间,有段时间书店被通知不能开门,因为比较突然,店员也不住在附近,店里的花浇不了水,猫不能喂食,他们在群里发了消息寻求帮助,得到了会员们的积极帮助,“有位会员的孩子从门缝钻进院子浇花,顺着门喂猫,一直到两个月后书店重新开门,所有的设施都被会员维护得好好的,我特别感动。”付笑说。

     

    “一屋拾光”书店 中国经济网记者/

    采访时,一位正在参加活动的家长告诉记者,她是通过朋友推荐知道这家书店的,来了以后发现超过预期。不仅是一个可以学习看书的地方,还有很多亲子活动。“这一点真的能帮很多妈妈解决实际问题。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一个书店,更像一个好邻居。”

      “社区其实是我们生活的最后一公里,我们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把社区居民服务好,做好本店的拓客。”付笑说。

      科技赋能书店 不只是数字化

      提起科技赋能书店,我们想到的更多是购书的便捷化,而句象书店往前又走了一步。

      句象书店面积不小,有1200平米,大概有2万多种书,一半是0~14岁的少儿类图书,另外一半是针对家长的成人阅读。

      从表面看和其他书店没有特别大的差异,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书店有两大不同,第一个是所有图书既借又卖。第二个是有大量的阅读空间,包括剧场、家庭阅读VIP室、自习室、设备齐全的会议室,还有以家庭亲子阅读为主的沉浸式阅读空间小象馆。

      “全店95%的书都可以借阅,除了作业本教辅教材、手工玩具不能借,其余的都能借。没开封的书也能借。”主理人肖健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。

     

      “每次可以借两本定价不超过150元的书,借的时候拍2张照片,确认书的状态,归还的时候不能比它再坏,否则按照会员价格购买。如果超期,一本书每天罚金一元,刚开始有些顾客不理解,现在会员反馈说,其实是在督促他们阅读。此外有专门的消毒柜,一般要紫外线消毒一个小时借阅的书才能再上架。”

     

    句象书店 中国经济网记者/

    据了解,书店开业两个多月已经被借走了近35,000本书。“这种借阅服务对读者来讲完全没有压力,以售价1099元会员卡为例,一年大概可以借走15,000多元的书。”肖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。

      而实现这一服务的底层逻辑是因为其自己研发的App。“交99元押金就可以借阅,通借通还。如果借了之后不想还,在App上可以直接购买。”肖健进一步说,“在App上还可以看到借阅还有多少天到期、借过什么书、借阅评价等,这是1.0版。”

      在图书零售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的肖健对做书店有自己的见解,在他看来,句象书店不是一个传统书店,是一个家庭沉浸式阅读的文化空间,对很多家长来说,是家庭图书馆,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图书馆,“我们每个月会更新2000多种图书,退掉滞销的图书,书不是静态的,常换常新。”

      同样,“一屋拾光”书店也自己研发了一套借阅系统,通过这个系统可以把孩子全年借阅的图书做个总结,比如孩子全年借阅了多少本书?大概都是哪一类的图书?借阅时长是多少?,这些看似简单的内容却可以让家长更了解孩子的阅读情况。

      科技给书店带来无限想象空间,谁知道以后还能带来什么呢?

      城市报刊亭

      Jetlag Books书店很小,只有30平米,三面是书,小部分是中文书,大部分是外文杂志。“Jetlag”意为“时差”,移动互联网时代,这家书店抓住快闪、限时等时差概念,走出一条独立书店的另类生存之路。

     

      书店把自己比作“都市报刊亭”。超过120种的外文杂志是其最大的特色,主要是创意、品牌及时尚行业的原文书籍。“都是我们精选出来的,有月刊,有季刊,更新频率比较快,都是世界各地的最新期刊杂志。”店面的负责人潘崇告诉记者。因为杂志的特点,所以定期会有人来买。

     

    Jetlag Books书店 中国经济网记者/

    书店是2020年开业的,两位创始人一位是杂志编辑,一位是设计师,因此书店的选品和装修也颇具两者职业特点。书店80%的销售来自书,杂志又占到其中的50%

      “这是我们自己做的报纸,”潘崇拿着一份彩色印刷的纸制品递给记者,“是我们自己设计的。已经出了四期,这一期类似于一个品牌说明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二十一世纪了还用古老的连接方式,因为报纸对于图像的呈现,文字的排版和设计,和在手机屏上阅读是不一样的,是电子阅读达不到。”潘崇解释道。

      今年9月份,北京地坛书市重启,吸引了10万读者。其中最火的摊位之一当属纸上声音书店。纸上声音书店创始人闫冰经营书店20多年了,书店主要卖文史哲和艺术系列的书。因为是出版社的尾货书,所以价格比较实惠,而且更新非常快,“做实体书店更新要快,读者每次来都有惊喜,就会不停地来,书不是陈列品,书店主要是靠书来生存。”闫冰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。

     

      纸上书店日更新书平均1000多册,这背后的辛苦恐怕只有书店人自己知道,“他们不知道晚上12点我们在干什么。运货、卸货,非常辛苦,但是辛苦要喜欢才行,不喜欢谁干?”

     

    纸上声音书店 中国经济网记者/

    与其他书店不同,纸上声音书店把二楼设成咖啡屋,还有好几排摆满了书的书架,书可以随便看。“这些书都是读者自己带来的。带一本自己书,就可以换一杯咖啡,这算是我们独创的公益活动。”

     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公益呢?“通过活动让大家知道这个书店,来了以后发现书好而且便宜,换一杯咖啡体验一下,可能喝完咖啡买5本书走了,这个小创意也是一种营销。”闫冰进一步说,“我希望任何人在我的店里就好像在自家客厅一样,坐着看书喝咖啡,无压力。”

      一个平台

      功能性的购书行为,线上平台就可以满足,线下书店还能带来什么?

     

      一走进刺鱼书店,记者感觉像走进艺术空间。书店里有很多有调性的装置。门口的三角形台子上,摆了一些卡片,每张卡片都印着一首诗,“这是我们与诗人合作的项目,叫诗歌超市。大概有23位诗人,把他们的作品做成了一个小折页,前面是他们的诗歌,后面是我们的LOGO。一页诗只有两元。可以用很低的价格买到一首诗,同时也可以组合其中一位诗人的作品,或者把23位诗人的作品组合到一起,基本上全组合起来也不贵。”书店主理人李辉给记者介绍。

     

    刺鱼书店 中国经济网记者/

     “这个展台正在展示的是天津美院一个学生的作品,木头与书、纸结合在一起,未来这里可能做成一个戏剧演出的舞台。”李辉说。

      李辉从2011年开始做书店,在库布里克,单向街都做过,主要负责选品,后来偶然接触到刺鱼书店,做了负责人,对书店他有自己的理解。

      300多平米的空间,书的选品大约有500-600种,更多的是艺术作品的展示。做书店的人并非全能,可能会擅长某一方面。书店最主要的功能之一是交流互动。我们开放空间,让更多的人进来,他们生产内容,只要与阅读、艺术、文化有关都可以。我们不收费用,这可能是书店一个很大的价值——搭建平台,让更多有创造力的年轻艺术家来到这里展示他们的作品,包括和一些艺术机构的合作。”

      刺鱼书店刚开业不久,谈及未来的发展,李辉直言不讳,“我们有一个橱窗计划,与国内的一些年轻艺术家合作,把这个空间给他们,让他们做一些装置艺术或者艺术作品。”李辉继续说,“其次是做品牌输出。与需要文化艺术内容的空间合作,把我们的优势和资源整合起来,做成不同的文案包。这可能是未来我们想要做的。”

     

      与其有相似想法的还有泰禾书局。泰禾书局的装修主打中式美学,高挑的空间给人无限的遐想。书店属于一个地产项目的配套,相比面积而言,书的体量并不大,因此在选品、资源上选择了与上海三联书店合作。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海南华人国际文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海府路169号(五公祠小红楼) 邮编571199电话:0898-68557653 传真:0898-68557653 技术支持:中企在线 琼ICP备10201020号